当前位置: 118kj开奖记录 > 关于娱乐 > 正文

切入点实在一般,以及其他科学家

时间:2019-08-31 17:56来源:关于娱乐
或许是因为同档期加上题材类似 总喜欢拿来和模仿游戏比较 我想了一下的确是模仿游戏更胜一筹 大概是内容的受限 或者找的角度不同万物理论在后半段几乎已经没什么“战胜病魔坚持

或许是因为同档期加上题材类似 总喜欢拿来和模仿游戏比较 我想了一下 的确是模仿游戏更胜一筹
大概是内容的受限 或者找的角度不同 万物理论在后半段几乎已经没什么“战胜病魔坚持做研究”的点了(虽然很俗套 但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啊!!!)而且我甚至怀疑主角实际上是他太太 [手动再见]
虽然最后的时间回溯 含蓄的表达“找到时间的起点 回到最初”这样的情感 煽情是蛮煽情 反正我坐在电脑面前哭成狗 但还是比不上模仿游戏对社会的进步 人性的进步这样内容来的深刻和震撼
万物理论就好像有点小家子气了
其实一直认为这种题材爱情应该放在一个影藏线 辅助线的位置(像美丽心灵就做的很好) 就算有太太的陪伴 但内心的隔阂使独立的灵魂更加孤独 这样的情节比较戳我wwwwwwww
很重要的一点 我认为聪明人 尤其是科学家们 生活中应该有比爱情更让他们愉悦的事
 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 物理学家们为什么不娶老婆 下面有回答说 因为对他们而言做研究产生的多巴胺分泌会比性高潮更让人兴奋愉悦 (所以我很否定我高中物理老说说的“没结婚的可怜的物理学家”的说法啦)
 然而在他们心中有会有那么一点渴望爱情或者其他感情的存在例如图灵把机器取作他初恋的名字 社交网络中卷毛看似渣(实际上的确很渣) 最后坐在那儿点前女友facebook添加后不断刷新网页
反正我觉得在电影短短一个多小时里 先否定或者隐藏一件事 最后证明一件事 这样的结构比较棒啊wwww

因为存在像引力这样的法则,所以宇宙能够“无中生有”,自发生成可以解释宇宙为什么存在,我们为什么存在。
                    ——霍金《大设计》

    四个多月前,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躺在椅子上研究一篇剑桥图书馆刚刚解封出来的论文,正是霍老师在1965年发表的那篇著名的博士毕业论文。艰难地读懂了第一章,后四章只好从简介跳到结论,然后就看到了他在致谢页上歪歪扭扭的签名。他谢了导师沙马,但没有任何与他后来的太太简相关的字样。

图片 1

签名页

    在得知他逝去的消息时,我有些难过,并未震惊,但略感诡异,因为前一晚正好在奇遇电影上读一篇讲《她比烟花寂寞》的文章。我们都知道杜普蕾得的病和霍老师的很相似,杜普蕾渐冻的身体在42岁的时候停止了呼吸,霍老师比她多活了30多岁,这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我又想起了大三那年,霍老师来浙大演讲,邵体馆乌泱泱的挤满了人,大家只为一睹传说中这世上“最聪明”的大脑。那年霍老师演讲的内容我已经全忘了,只记得坐在轮椅上全身肌肉萎缩的他,却是一个出奇幽默的人。

    而这一点,很受电影人喜欢。

霍金与万物理论

    回过头来再看2004年的《霍金传》,彼时的卷福还非常年轻,剧中最后有一幕是他在身体已不受控制的情况下为自己的博士论文署名,为此他拿到了沙马教导他的“自力更生”的奖学金(彭罗斯的评价:“前三章平淡无奇,但第四章却是莫扎特一般的杰作”)。这一幕显然与史实不合,因为霍老师确实是现有奖学金才后有博士论文,这一点在致谢页上有体现。

    抛开这一点而言,我认为《霍金传》还是一部很很写实的电影,因为它并不着眼于霍老师是如何如何“身残志坚”,或者简与他的爱情是如何如何地帮助了他,它认真讲述的,就是霍老师是如何追求属于他自己的物理理论的。物理对于他就是一切,这对于大部分的物理学者来说都是相似的。尽管用影像来表达科学的内容并不容易,但对于科学的探索过程却是可以表达出来的,在剑桥人针锋相对的探讨中,关于相对论、稳态和奇点的解释也就不那么艰深了。

图片 2

霍金论文首页

    这种学术性的探讨,在卷福出神入化的表演下体现出了《霍金传》的精髓:万物理论并非万物内在的理论,而是适用于万物的“一种理论”。它表现了科学精神中反叛权威的重要性,这正契合了片头霍老师放的瓦格纳的《女武神》,和简喜欢的拉赫玛尼诺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和卷福的表演相比,小雀斑在《万物理论》里的表演并无明显的过人之处,但他占了些“精致”的便宜。《万物理论》的故事走向更偏好莱坞,更温暖的色调,更唯美的摄影,更多个人情绪的体现,更多二人世界相濡以沫,这样的故事更讨巧,符合大众对科学家的猎奇。但这样的故事又让我有一种错觉,仿佛霍老师是靠谈恋爱谈出的科学成就。

    这便是科学家和电影人之间巨大的鸿沟。

大爆炸

    客观上说,绝大部分的科学家和绝大部分的电影人都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一类追求绝对理性,一类拥有绝对感性。大部分电影人并不具备很高的科学素养,因此在他们眼里,科学家更多的是一种“符号”,能解释一切他们觉得玄乎的东西,而这种玄妙在电影中带来的神秘感,往往比科学带来的理性精神要更重要。

    霍老师在理论物理上的成就有多高,在学界尚存在争论,一方面他因为身体原因,大部分的理论贡献停留在七十年代,另一方面,他的科普作品在社会上产生太大的影响以至于人们对他的关注聚焦在名望而非实际的研究成果上。霍老师提出的奇点证明和黑洞蒸发理论在他这么多年孜孜不倦的科普下可谓深入人性,用镜头表达起来不太有疏离感,但要表现多维空间就不太容易,所以诺兰在《星际穿越》中的镜头才会让人惊叹不已。但摄影师对于超越经典物理体验的表达始终是一种迷幻的感觉,与贴切的理论构造相去甚远。

    真正给出详细背景知识的,是最初的《生活大爆炸(TBBT)》,片名就契合了霍老师一再追求的宇宙大爆炸理论。为了得到最正确的表达,所有的背景知识都由加州理工和喷气实验室的学者支撑,这是TBBT最初让人信服之处。前三季TBBT讲述的博士及研究员的生活非常贴合事实,但是之后的几季就逐渐陷入到肥皂剧的囹圄中,而对科学的致敬,也不过是谢耳朵时不时拉霍老师来出个镜。这也说明,再好的编剧,他能在科学笑话上准备的段子也都是非常有限的。无法走入科学家真正的生活,也就导致对科学家的描绘失去了灵魂,只剩打着“科学名词”的旗号,对极客们缺乏生活常识的嘲笑。

    有趣的是,TBBT里的一大梗就是谢耳朵总叨叨着擒下诺贝尔奖,这似乎也体现了公众对科学家们心态的误解,似乎诺奖就是唯一的追求,而诺奖也成了唯一的评价方式。殊不知,直到最后霍老师也没拿到诺奖,一来学界对他的理论还有存疑,二来他的理论确实尚未得到实验证实。事实上,霍老师追崇的相对论也没拿到诺奖,因为实验证实的争议,爱因斯坦只能通过光电效应拿奖,这也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自身的限制。《霍金传》在这里有个巧妙的设定,两条并行的故事线里,有一条说的便是彭齐亚斯和威尔逊因为发现宇宙背景辐射而获诺奖,这倒是很实际地说明了二者的区别:同为聚焦大爆炸理论,也许彭威在公众上的知名度远不如霍老师,但他们的原创性实验真正探索到了对新晋理论的决定性支撑。

    更何况,霍老师,应该算是数学家。

美丽的数学

    没错,霍老师是剑桥的数学系教授。

    理论物理学家几乎都是数学家,理性的框架不能光靠拍脑袋思考哲学框架,必须有严密的数学推导。而沉溺于数学世界的大咖,因为抽象逻辑太强,很容易被电影人们视为怪咖,有很多例子,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里的石神、《古畑任三郎•微笑的袋鼠》里的二本、《心灵捕手》里的威尔、《模仿游戏》里的图灵。当然,最有名的是《美丽心灵》里的纳什。

    读博到第三年的时候,导师有天指着一篇论文对我说,我们是不是该整点博弈论的东西?于是我重新开始修博弈论的课,看博弈论的论文,都拜追纳什教授的热点所赐。博弈论最火的时候,什么学问都要往上靠,仿佛一项研究只要有博弈论的影子,就更高深了。

    《美丽心灵》里对博弈论的展示无非是让罗素克洛在黑板上写写画画,但在导演霍华德的眼里,纳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他发明的理论,而在于他的传奇性,这种传奇性就体现在他的精神分裂症上,这与马什看待霍老师的角度是一样的,如果他不是“渐冻人”,如果没有一位女性在背后默默的奉献,他的传奇性就会降低,就很难塑造一个吸引人的故事。可我们真去深入纳什的现实生活,会发现并不存在美如珍妮弗康纳利的妻子,也不是完美无瑕的婚姻支撑了他在学术道路上的奋进。故事很美好,很温情,但学术研究的残酷性却在好莱坞的包装下变得云淡风轻。

    把科学家们变成“传奇”,这是绝大多数电影人的做法。可是,为世界做出那么多贡献的科学家们,有几个具有故事性的话题呢,难道讲玻尔就只能说他踢足球和在“蚊”式飞机上逃难,讲怀尔斯就只能讲他在解费马大定理时因为时间关系而错过菲尔兹奖?科学家真正为人类做出的“贡献”,往往离寻常人太远,倒是茶余饭后的故事,能流传很远。

    科学的作用是发现真理、帮助人类进步,但科学家们还肩负着传播科学的使命。霍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很受限制的生命里,他乐此不疲地向世人做一般物理学家不屑于做的科普(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谢耳朵)。客串一下《星际迷航》,这有啥不可?我觉得这是他最了不起的地方,尽管在后四十年里因为残疾而无法让研究的火花迸发到最亮,但他用简约而美丽的数学公式和物理图景让数以亿记的孩子们对探究宇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让我们认识到,就算再普通的人,也会好奇我们所在这个世界的真相:

    宇宙是什么?宇宙从哪里来?宇宙向何处去?

结语

    塑造科学家的电影人们也许不太懂科学,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伟大的科学成就,离不开孤独的钻研。无论是《万物理论》、《模仿游戏》还是《美丽心灵》,在不多的讲述科学家的这些电影里,都有关在图书馆里闭门演算的画面。这让我想起自己当年关在工程图书馆里写博士论文的日子,一边在陈旧的书堆里寻找能解决问题的数学工具,一边在成堆的稿纸上进行数学推导。在论文上敲下满屏的公式,最后得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那种阿基米德式“Eureka”的惊呼,是可以让全身每根汗毛都竖起来的。

    所以我充分理解,卷福在《霍金传》里通宵鏖战推导出稳态宇宙理论错误时,瞳孔放大时的快乐。那真的是,Eureka!

(Rollin)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叉叉小箭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辑:关于娱乐 本文来源:切入点实在一般,以及其他科学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