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8kj开奖记录 > 内地娱乐 > 正文

无关抗战

时间:2019-09-05 06:43来源:内地娱乐
当全国人民都在喜洋洋地看贺岁大片七嘴八舌评价比较《让子弹飞》《非诚勿扰》的时侯,龟缩在中西部大农村我只能翘首以盼在线高清版早日出现。无比落寞下发现图书馆居然有《鬼

当全国人民都在喜洋洋地看贺岁大片七嘴八舌评价比较《让子弹飞》《非诚勿扰》的时侯,龟缩在中西部大农村我只能翘首以盼在线高清版早日出现。无比落寞下发现图书馆居然有《鬼子来了》,于是赶紧借出——赶不上时代潮流,咱至少可以仰望下经典吧~

一九四五年,华北,日军占领区,挂甲台村。 就像在中国被占领的无数个村落一样,日军在挂甲台村一边鱼肉百姓,一边大搞所谓的“中日亲善”,而当地老百姓则抱着能忍则忍的消极态度,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和日军也算相安无事。 一天夜里,马大三和村里小寡妇正办正经事,突然有人敲门。马大三问是谁,对方只说是“我”。谁知一开门,对方就拿枪顶住了马大三的脑袋,发号施令:他要把两个俘虏寄存在马大三家里,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并让马大三抽时间审一审。到了年三十,口供俘虏一并带走,要是有了闪失,就要了他的命。 马大三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农民,怎么见过这样的事,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赶忙拉亲戚邻居前来商量。 马大三也不含糊,“要是出了闪失,就要全村人的命。”一番添油加醋顿时把全村人都拉下了水。这样也好,总比自己一个人负责任强,有责任一起扛,凭啥光叫我一个人扛。 村民们一听事情波及到自己了,这可了不得,赶紧想法子:“把俘虏交给日本子”,“刨坑埋了”,“全村一起逃命”……总之,还是怎么妥当怎么来,怎么安全怎么来,怎么自己不负责任怎么来。但由于忌惮那个“我”,最后还是听了五舅姥爷的话“五天一过,就是三十,三十一到,就来取人,神不知鬼不觉,把人送走,消灾免祸”。 于是,马大三肩负起了照顾俘虏的任务。但这五天却并不顺利,先是花屋寻死觅活,头撞木桩,不吃不喝;后又是翻译官寻思逃跑,还要吃白面。这可忙坏了马大三:用棉被把俘虏包起来,自己受冻睡地窖,向八婶子低声下气借白面,自己还不能吃。他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两个俘虏,仅仅因为忌惮那个所谓的“我”。 本以为忍几天就过去,等人送走就万事大吉了,但令人没想到的是,那个“我”并没有如约而至。 这可愁坏了村民们,一方面是像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的俘虏,另一方面是那个来自“我”威胁。到底该咋办?权衡利弊之后,村民们选择处理掉俘虏,但没有一个人想要当刽子手,对,他们都想要处理掉麻烦,但没有人想要负这个责任。 于是,一刀刘登场了。作为前清有名的宫廷刽子手,四表姐夫曾这样称赞:“刀起头落,如清风吹过,飘飘然不觉之中,已入仙境。” 马大三像捡了个大便宜,兴冲冲地就带着他来到了烽火台。到了地方,一刀刘做了一套体操,抬头看了看时辰,一刀下去,花屋依然活蹦乱跳,众人傻了眼。一个脖子上从不用第二刀的一刀刘不禁感慨,此人命不该绝,而他的一世英名,也毁于一旦,然后飞也似的跑掉了。刀法如此了得之人,杀中国人如此干净利落,而面对日本人却失了手…… 经历了此次生死劫难的花屋,求生欲终于战胜大和魂,开始和马大三他们谈判,说只要放自己回去,愿意提供两大车粮食做谢礼。这番说辞引发了全村人的小农思想,不要白不要,还能把麻烦甩给日本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情。至于那个“我”已经有半年没有露面了,村民们已经没有了太大的顾虑。 于是两个俘虏顺利归队,日军还大搞了一场“中日亲善联欢会”,说是为了感谢村民援助日军。谁知,已经是战败国的日军,将手无寸铁的村民全部屠杀,而马大三因为去接小寡妇幸免于难。日军让他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换来的是对于侵略者最刻骨铭心的仇恨。马大三拿着斧头冲进了战俘营,以前所未有的勇气杀了几个已经是战俘的日本兵,然后被国民党军以破坏和平的的罪名公审处死。 讽刺的是,最后对于马大三的处决却是由花屋来执行。刀起头落的那一刻,马大三眼中的世界忽然间有了色彩,好像终于看清了这个世界一般。嘴角微微上翘,含笑九泉……他笑的是什么?也许是嘲笑战争的荒唐,也许是嘲笑国人的愚昧;也许是对日本人嘲笑,也许是对自己的嘲笑…… 电影里塑造了很多性格鲜明的中国农民:顽固迂腐的一刀刘、大嘴巴的二脖子、胆小怕事的马大三、贪心虚伪的四表姐夫、作为主心骨却没啥本事的五舅姥爷、一心想跑的六旺、不通事理的七爷、虚张声势爱吹牛皮的八婶子…… 但就是这群满是劣习的农民里,有一个七爷,虽然有些顽固,但他的存在让整部灰暗的电影都多了几分希望与光彩。 疯七爷与村里的其他人都不同,只要提及日本鬼子必定咒骂一番:“我一手一个掐把死俩,刨坑埋了!”他似乎对于日本侵略者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我也相信,这种仇恨绝不是凭空而来的,是七爷用身边最珍贵的东西换来的,这种仇恨,或许永生难忘。 所以,在那所谓的中日亲善联欢会上,只有被村民视为疯子的七爷反抗了。听到枪响后,他骂了一句“王八操的”,拼尽全力拿起了自己的土枪…… 或许他早就知道,这一刻一定会回来的,他早就已经看清了侵略者的丑恶嘴脸,所以,他义无反顾地拖着老迈的身躯冲了上去。而曾经有过视死如归的豪言壮语的其他村民,就像一群受惊的羊一样四散奔逃,没有任何反抗。 在如今的和平年代,我们有很多人也许并不太理解或赞成这种看起来有些盲目的仇恨。确实,时代变了,中国不再是当年的中国,我们都选择了宽容,选择了原谅。但我却不得不承认,这种仇恨在那个时代是最有用的东西,正是因为有像七爷这样的人,抗日战争才会胜利,但也正因为像七爷这样的人只是一小部分,拥有几亿人口的中国才会打了这么多年的仗。 电影中还描绘了这么一个形象:一个一心只想求生的中国翻译官,最后却落了个汉奸的骂名,在一群农民的哄笑中被国人执行了枪决。在日本人面前处决自己的同胞,这个结局在我看来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虽然这个可悲的中国人只是想要活着,所以他选择了看起来强大的一方,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我们是人,是中国人,我们也可以做出有别于动物而不仅仅是为了生存的选择。 曾经看过一句话说:“凡中国人与外族的殊死争斗,敌阵中必有我国人!”看来,国人对于国人的背叛与欺瞒果然才是最可悲的事情,而国人“窝里斗”的特质在电影最后十几分钟完全展现出来。 那些在周围观看行刑开怀大笑的农民,他们只是在围观杀人罢了,杀的是日本人,抑或是中国人,对围观的人来说并不重要,在他们看来,这只不过是他们苦闷乏味的生活中少有的一个娱乐罢了。 挂甲台的悲剧,也许是注定了的,最后日军也只是为屠村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这是他们最后的发泄,充满了作为战败国的愤怒与不甘。但这一切的起因,都源于那个“我”。 “我”是谁? “我”好像无所不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抓住日本人,也可以把一群中国人摆布的服服帖帖,惟命是从。同时,“我”也惯于撂挑子,不讲信用,不负责任,把本该由“我”处置的日本人和翻译官,硬塞给无关的人。说好年三十来拿人,却杳无音讯,留下一个烂摊子,让别人去顶缸。 村民们找不到“我”,但不管做什么都得顾忌到“我”的存在。“我”在他们眼里是神秘与力量的象征,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那么,“我”到底是谁? 知,不道!

看下来觉得片子想反映国民性的问题。中国的老百姓是怎样的人?他们有着怎样的共同特点?姜文选中了中国农民作为解剖对象,而把背景设置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aron-光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给俘虏治伤,把被子都裹在俘虏身上防自杀,自己都没得白面吃的时侯找别人借白面包饺子给俘虏吃,马大三这么做当然不是出于无上的人道主义精神。问题的关键在于,俘虏绝食会死;俘虏在队伍回来要人前挂掉的话,倒霉的是自己。于是让他把大量资源投入到俘虏身上的原因不是善良或愚昧,而是对于的可能到来的惩罚的恐惧。

俘虏被送到自己手上后的第一件事是,跑去跟村里管事的人开小会商量对策。“来的人说了,把这俩人放村里。”从放他家变成放村里,马大三就这样把事情摊到了全村人的头上。“交不上人,要的是全村人的命。” 这是马大三的狡黠,也是他对生存规则的了解:不把全村人捎带上,这件事情就会totally变成自己的烦心事。“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看看马大三借面那段,晓以利害+高价还面+自曝八卦,这才换来一斤面。剧本的原著《生存》里的村长(摊上倒霉事的马大三的原型)就不幸在此,被队伍指名道姓负起看俘虏的责,得不到村里人的帮助,只好事事自己承担。

队伍失信没来取人,村民们商量着把俘虏处理了。挖坑埋人,挖坑的活可以干,埋人的活推来推去。说白了,谁埋的人就是谁的事,万一今后有麻烦,那可是着落在自己身上。这也是为啥事后村民给马凑了桌席:这次老天让你替大伙儿担了这个过,大家也要表示表示;不过今后这件事发了,你就得自己承担了。马大三怎会不晓得其中厉害(连鱼儿以为他杀了人都不愿再接触他了),最终还是把两人留了活口。而留活口被村里人发现后村里人心里的小九九大爆发,八嫂二脖子开始耍泼,点破“要的是马大三一个人的命”,步步紧逼;鱼儿跳出来以泼对泼,也把村里人改变对马态度的事实挑破。两方斗争的结果,是外请一个人过来杀人。

杀人未遂,马大三力主放了花屋换粮食,动之以情晓之以利,利重害轻,大家心里小九九一算,未多做抵抗就同意了。跟花屋签完协议后气氛大变,(四言体的协议非常诙谐有爱)村里人心里的石头大半落地,基本沉浸在收粮食的喜悦中。联欢会上村民完全放松下来,什么中国人日本人,什么民族大义不共戴天,这都不重要,我们现在在联欢!你奏乐,我唱歌,礼尚往来;从今往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非常有意思的是,村民们唱的歌都不脱男男女女之事。

日本人投降后马大三砍杀日本士兵被抓,在政府接受大员主持下以他违背了波茨坦会议精神(or不杀投降人员的国际惯例,whatever)而把他砍头。遥远的国际会议精神就这么具体地作用于一介草民的身上,真是滑稽。这头显然是砍给日本人看的。信守国际条约是好事,但真的有必要砍头么?强权一点仗战胜国的势不加处理,日本人也不敢说什么;就是要处理,判刑坐牢就可以了,为何要杀他呢?(就算以命抵命也抵不够嘛)为了显示中国人尊重国际惯例国际精神,即使战胜了也还如此主动牺牲自己的人民,这样的胜利,是让人民站起来的胜利么?颇为耐人寻味的是,接收大员进城的时侯,喝斥路边摆摊的日本军人不要挡路,用中文讲了两遍没有效果,用了英文才见效。(姜文还专门找个ROC演员来演接收大员,有趣~)

有处细节也颇有趣。城里头说书的先生,日本人在的时侯大唱中日亲善;国军接收后则改歌抗战胜利;马大三被砍头是还在商量着怎么把这件事情改成段子。你掉你的头,我说我的书;你去做你的出头鸟,我来闷声发我的大财。

“山上来的,水里来的,咱都惹不起。” 两边带给村民的恐惧是一样的。 相较之下,日本人跟村民还签了协议,队伍则只是丢下了一句话就走了;队伍失了约,村民却也不敢就那么处理掉俘虏,专门跑去问队伍的意思。队伍的形象如此,这片不禁倒也不正常了。

善良隐忍,而又自私自利,这就是片中我们这个民族的形象。再想想正在时代广场热播的国家形象宣传片,它真的能代表中国人民么?

编辑:内地娱乐 本文来源:无关抗战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